<noframes id="199v1"><address id="199v1"><listing id="199v1"></listing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199v1"><menuitem id="199v1"><cite id="199v1"></cite></menuitem></address>
<form id="199v1"></form>
<listing id="199v1"><listing id="199v1"></listing></listing>
<noframes id="199v1">
<noframes id="199v1">

<address id="199v1"><listing id="199v1"></listing></address>

您的位置:首頁 > 學習園地 > 藝術之窗

老屋里的縫紉機

陜西政協網 發布時間:2022-08-22 08:27 【字體:

1.png

□ 楊瑞芳
  每次回老家,在老屋廂房墻角處看到那臺“上海牌”縫紉機時,心中無限感慨,莫名地親切,莫名地悵然,一下子又使我想起當年母親在縫紉機旁忙碌的情景,仿佛就在眼前……
  在商品憑票供應的上世紀70年代中期,我只有六七歲。那時候買一臺上海牌縫紉機要160塊錢,家里只有60元,為了借到錢,母親買了二斤糕點,分別去舅舅家和小姨家各借了50元??p紉機買回來后的那天午后,全家老少歡喜的場景就像過年一樣。父親請了一位師傅幫忙安裝,并教授母親操作方法??粗b好的嶄新縫紉機,大家愛不釋手,圍著它看啊、摸啊,又怕摸壞了。父母也不停地問這問那,選擇將其臨窗安放,說那里亮堂,意思是臨窗光線好,做活方便,不費眼睛,實際上多少還有一點炫耀的意思。
  為了早一點還清欠賬,父母沒日沒夜勞作,直到一年后才還清買縫紉機的欠款。
  在沒有縫紉機之前,我們一家八口人的衣服(爺爺奶奶也居住在我家),特別是棉衣棉褲和鞋子,基本上都是母親一針一線做的,只有少量外衣會送到國營縫紉店做。因為母親會剪裁,一到年關,鄰居們都拿著布料讓母親幫著做衣裳。那時,家中還沒通電,母親白天要去生產隊勞動,晚上就在昏暗的煤油燈下擺開桌子,鋪上布塊,量量、畫畫、剪剪,費眼神不說,做活又慢。
  自從有了縫紉機,母親笑容多了,做活也有了精神。左鄰右舍原本自己會做衣裳的婦女,也紛紛把布料拿來讓母親做。今天拿來一件,明天拿來一件,母親也從不拒絕。每天我們半夜醒來,還總能聽到縫紉機的響聲。每當鄉鄰的衣服做好后,她們總要給母親五毛或一元錢,算作是工錢,但母親從來不收?,F在想想,如果那時收費的話,也許我們家會很富裕的。
  我七歲那年八月,母親對我說:“二妞,你要上一年級了,媽給你做個新書包,要好好讀書啊?!?br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"/>  晚上,屋子里還很悶熱,母親找出一塊咔嘰布料,給我量了上身的高度,準備給我做個書包。她坐到縫紉機前開始忙活,不一會兒,一個帶著翻蓋的書包就做好了。母親給縫紉機裝上紅線,靈活地在書包的翻蓋上扎出一個紅色的五角星。我高興地背上母親做的書包,在房間里蹦蹦跳跳,興奮得很晚才入睡。
  后來,姐姐高中畢業了,母親就手把手地教她做衣裳。自然而然,姐姐后來成了母親重要的幫手。聽父親說,進入臘月后,來找母親做衣服的鄉親特別多,母親有時要忙到凌晨三四點。
  隨著我們姐弟先后就業、成家,母親使用縫紉機的次數也越來越少,只是偶爾扎雙鞋墊,給開了線的衣褲扎扎邊,借以發揮它的余熱。
  如今,縫紉機已不再是家庭生活的必需品。但是,看到它,我就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過去那個年代,回想起一件件兒時的趣事,回想起一生為兒女辛勤操勞的父母,于是我在心底暗暗發誓,我們一定要好好孝敬他們,讓父母度過快樂的晚年時光。

來源:各界導報 編輯:郭長財
分享:
放荡爆乳女子护士在线播放
<noframes id="199v1"><address id="199v1"><listing id="199v1"></listing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199v1"><menuitem id="199v1"><cite id="199v1"></cite></menuitem></address>
<form id="199v1"></form>
<listing id="199v1"><listing id="199v1"></listing></listing>
<noframes id="199v1">
<noframes id="199v1">

<address id="199v1"><listing id="199v1"></listing></address>